Research

多项国内外大型系列性、前瞻性高血压病、糖尿病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科研项目的启示

多项国内外大型系列性、前瞻性高血压病、糖尿病

的流行病学和临床科研项目的启示

  高血压、糖尿病、急性脑血管病的发生发展有复杂的遗传和环境因素,是一种人类基因多态和环境多种危险因素(环境基因组) 相互作用形成的全身性疾病。 高血压是一种世界性的心—身疾病,由多种多态基因参与的复杂的、特别类别的生物—身心疾病。 不论任何病因和异常心理状态,高血压病均将涉及机体多系统、多器官、多组织、细胞或分子水平的发病机理,如得不到有效的控制,迟早总会发生心、脑、肾血管并发症及内分泌代谢异常状态。
  高血压是在医学领域内实行从“生物医学”转变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最有效、合乎规律的一种医学类别。 糖尿病是由人类多种复杂基因和环境基因相互作用引起的以高血糖为共同特征的临床综合征。 人类疾病都直接或间接与基因多态有关———基因病。 多基因病是涉及多种基因结构或表达调控的变化,特点是涉及基因多,调控表达的环境因素多,因而表现的症状变化复杂多样。 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风湿病、肿瘤等多种疾病,发病率高,危害性大,是医学研究的重点。“基因病”的病理学、生理学及临床研究中,强调基因这一病因是为了更全面地认识人类疾病的发生发展机理。
  环境基因组是近年提出来的新概念,是在人类基因组研究基础上发展和延伸的功能基因组的重要内容。 它研究人体对环境有害的各种因素易感性差异的遗传因素,研究环境反应基因多态性在疾病病因学中的相互作用,环境基因组的研究将促进预防医学的发展。
  长期以来,国内外医学家对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等疾病的流行病学、预防医学、遗传学、临床研究、治疗和预后等方面进行了前瞻性大型的系列研究项目:
  “糖尿病控制与并发症的研究(DCCT) ”项目是对1 型糖尿病患者进行的糖尿病控制及其并发症的研究,观察到强化治疗可以降低心血管的突发事件。DCCT 还研究了对生活质量的影响。
  “2 型糖尿病冠状动脉疾病的危险因素研究(UKPDS:23) ”项目是对新诊断的2 型糖尿病患者冠状动脉疾病的基线危险因素的研究;结果是在2 型糖尿病中存在冠状动脉疾病的危险性,5 种可变的危险因素的意义重叠影响。
  “博格卢隆心脏研究(BHS) ”是世界上对儿童周期最长最精细的心脏研究项目,目的在于了解冠心病和原发性高血压的最早自然发展史和关于心血管(C —V) 危险因素的研究。 研究了遗传因素和环境因素,认为成人心脏病、动脉硬化、冠心病和高血压始于儿童时期。
  高血压病最佳治疗(Hypertenzion optimal treatment ,HOT) 方案是至今完成的高血压的临床研究中历时最长、规模最大的国际多中心研究项目。 研究结果说明:降压的最佳水平比临床诊治中所达到的水平要低,最佳疗效需要更积极的降压治疗,需要合理的联合用药。
  MONICA 方案是在世界卫生组织(WHO) 领导下历时10 年,有28 个国家参加的全球心血管病的流行趋势及死亡率的决定因素,结果表明心血管病危险因素水平升降决定了多种心血管病的发病率和死亡率。
  维多利亚宣言,则对全世界人口实施卫生和预防疾病的计划,促进心脏卫生、消除心血管疾病的流行,认为当前已具备了充分的科学知识与能力来创造一个消除大多数心脏病和卒中的新世界。
  健康的生活行为方式可使高血压发病率下降50 %。 早期控制高血压可使心脑血管病再下降约50 %。 青少年开始养成健康的生活行为方式,可使人群高血压减少1/ 2 ,脑卒中、冠心病减少3/ 4。
  国内外完成或仍在进行的大型系列前瞻性研究,意义重大,设计合理,组织严密,观察终点指标说服力强。 多因素综合分析,其结果的可靠性已为世界医学公认。 已说明经验医学向循证医学模式的转变。 更提出了一个严肃的问题:需要科学的、合理的、严谨的科研设计,从自然发展史、流行病学、病因学、临床疾病防治和预后探讨疾病的本质、规律,才能实施促进卫生和预防疾病计划,使减少和消除大多数心脏病和卒中事件成为现实。